首页 股票倍投的规则 都市 最难不过说爱你/,顾霆琛时笙桐哥,免费股票倍投的规则

  沧江文学网 www.xs080.com最快更新最难不过说爱你最新章节。

  

   第339章 有钱便是有权

  我清醒的时候还在医院里,是在一间高级病房里面,床铺非常大非常软,而男人坐在沙发上正阖眼休息,我艰难的坐起了身子!

  男人的警惕性非常高,听见一丝儿的动静他马上睁开了双眼,随即闭了闭眼缓神。

  他起身向我走来,“醒了?”

  他的嗓音透露着我难以言喻的温柔。

  “嗯,现在什么时间了?”我问。

  席湛抬起胳膊看了眼腕表。

  “凌晨三点钟。”

  我哦了一声说:“谢谢你。”

  “无妨。”

  “谢谢你陪我到医院。”

  席湛淡淡的嗯了一声,他走到窗前看了眼外面的潮湿,突然说道:“易徵和元宥希望你能做二嫂,但我目前为止还不想找女朋友。”

  我疑惑,“嗯?”

  “你可以随他们喊我二哥。”

  二哥…

  两年前席湛便自顾自的让我喊他二哥。

  一切像是回到了曾经。

  我故意问:“那有什么好处?”

  他转过身问我,“你想要什么?”

  我想起我那晚醉酒的话我便觉得有趣。

  我如法炮制道:“我想要让你得到我。”

  席湛的眸光含笑道:“我不想得到你。”

  “话别说的这么绝,我很好得,一得就能得到。”

  他如那晚一样,“我没兴趣。”

  我笑了笑道:“正好,那就一拍两散!”

  席湛怔了怔问:“你怎么不按照剧本走?”

  我懵逼问:“什么剧本?”

  “那晚醉酒你说过类似的话。”

  敢情席湛还记着这事的!

  我摊开手无赖道:“我都忘了,那天晚上我醉成那样怎么可能记得自己说过什么?”

  席湛突然弯腰问:“真醉了?”

  难不成他发现我是装醉的?!

  他深邃的眼眸对上我的视线,我在他的眼睛里看见了略有些忐忑、心虚的自己。

  我躲开他的视线道:“肯定醉了!”

  他没有戳穿我。

  席湛这人从不会戳穿谁的。

  他轻声问我,“还想睡吗?”

  “嗯,但我饿了。”

  我今天就喝了杯牛奶。

  他耐心问我,“想吃什么?”

  我困惑道:“这有点不像你。”

  他偏眸盯着我,“怎么?”

  “元宥这样待我,我还想的通,可鼎鼎有名的席湛这样待我,我便想不通,太过温柔了!”

  “这便是喊我二哥的好处。”

  我:“……”

  席湛真是撩人不自知。

  ……

  冰岛。

  季暖刚做过手术没有几天,原本该继续待在医院里恢复伤情的,但蓝公子住在医院里不太习惯,季暖索性便率先提议要回木屋养伤。

  回木屋的这天下着大雪,蓝公子异常的精神气爽,一回到木屋就脱下身上那件束缚的西装到温泉里泡澡,季暖没眼看便回到自己房间躲着一直不肯出门,直到外面的风铃响起!

  起风了。

  冰岛风雪交加的气候与梧城很像。

  季暖像在这里定居也算不错。

  她推开门出去瞧见蓝公子换了一身血红色的和服,这等颜色穿在他身上一点都不浮夸。

  反而平添一股魅惑。

  蓝公子此时正盘腿坐在走廊上的,面前放着一架古琴,瞧着就很上等的那种,上面雕刻着精致的花纹,还刻上了蓝公子的字——殇。

  季暖过去坐下问:“蓝先生会弹琴?”

  院里的积雪很厚,可温泉仍旧冒着热气,蓝公子轻轻的拨动琴弦道:“从小便学。”

  蓝公子的身上透着一抹难以言喻的高贵!

  季暖在心里感叹,蓝公子真是活在动漫里的男人,处处英俊,处处温和且处处精致。

  她夸道:“蓝先生会的不少。”

  “嗯,家里有钱,我不用为生活奔波,更不用学不喜的东西,有很多的闲暇时间学琴。”

  家里有钱被蓝公子说的义正言辞。

  季暖敷衍道:“真羡慕你。”

  蓝公子皱眉,“羡慕我什么?”

  季暖道:“家里有钱。”

  蓝公子:“……”

  蓝公子不愿再和季暖沟通,他看了眼雪蒙蒙的天色,垂着脑袋开始弹奏着琴曲凤求凰。

  不过季暖听不明白。

  她没学过琴,分辨不出什么曲子。

  自然便忽视了蓝公子的心意。

  但这首曲子却格外的好听!

  季暖蹲坐在蓝公子身侧安静的听着,这时自己兜里的手机响了,她取出来看见是陈深打的,其实她挺不愿接的,但怕他找到这里来!

  这样的事陈深做的出来!!

  她犹豫了一会儿起身到走廊的尽头才接通问,“你现在给我打电话还有什么必要吗?”

  陈深缓了缓语气道:“时笙说你结婚了!”

  这个事他迟早会知道的。

  季暖没有丝毫隐瞒道:“是。”

  电话那端的陈深猛的闭上了眼睛,心里突然堵着一口气,想将那个人立刻撕成粉碎!

  他稳住情绪问: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

  她如实道:“快半个月了。”

  半个月…

  他去猫猫茶馆找她时她就领证了!

  “季暖,你信不信我杀了他?”

股票倍投的规则  闻言季暖冷笑,她望着头顶浅蓝色的风铃,语气平静的说道:“我会找一个很平庸的男人让你对付吗?陈深,我认识的权贵可不仅只是你!我认识他比认识你可还早了三年呢!”

  陈深咬牙问:“谁?”

  “与你无关,但你迟早会知道的!”

  电话那端传来陈深的威胁,“你别逼我!”

  到现在这个时候他还在威胁她!

  季暖猛的挂断了电话,电话另一端的陈深震住,没想到她会如此待他,他直接砸掉手中的手机问身侧的助理,“查到她的地址没?”

  “陈先生,季小姐的行踪一直被人抹除着的,还有那位蓝先生,我们查不到他的身份!”

  “废物,你去查谁跟季暖登记领的证,再顺势往下……”

  陈深猛的顿住想起上次去冰岛找季暖时,季暖匍匐跪坐在地上尊敬的喊了一声蓝先生。

  难不成是蓝殇?!

  蓝殇这个人陈深有所耳闻。

  要说这个世界上最有权势的人是谁,无外乎是席湛,接着便是他陈深,再然后是席家,接着便是最近起来的商家以及芬兰的赫家。

  可要说这个世界上最有钱的是谁…

  无外乎一个蓝殇。

  他无权无势,并不是他无权无势,是他从不经营权势,但他有钱,比任何人都有钱!

  有钱便是有权!

  这个道理浅显易懂!

  陈深默然,像是突然失了主心骨!

  他吩咐助理,“安排专机立即到冰岛。”

  

   沧江文学网 www.xs080.com最快更新最难不过说爱你最新章节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